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论坛 | 郝叶力:在多边框架下构建数字世界游戏规则

发布时间:2019-10-9 11:12:46发布人:admin

论坛 | 郝叶力:在多边框架下构建数字世界游戏规则
 
 
       前言:共建数字世界秩序 应对网络安全风险。
       在全球从传统经济社会向数字经济社会转型的过程中,网络空间和物理空间高度融合使原有社会规则和秩序面临重大变革甚至重构需求。各国在网络空间主权、网络治理目标、网络安全规则等方面的分歧,给全球网络治理和构建数字世界新秩序带来挑战,同时,新技术新应用“突飞猛进”,带来更多不确定性和新的安全风险,亟需要各国共同探寻并构建数字世界新秩序。
 
 
       以数字技术为核心的新一轮工业革命催生数字经济,已经把人类带入数字社会和数字时代。然而,在我们享受其巨大便利的同时,却发现更新的危机模式和更高的威胁概率也伴随而来,人们在防范的同时,又产生了恐惧、猜忌,甚至产生人与人、国与国之间的信任危机。我们不禁发问:为什么科技发展越来越快,世界局势却越来越乱?经贸往来越来越紧,摩擦矛盾却越来越深?全球价值链越来越长,脱钩的迹象却越来越多?这似乎成了哲学悖论。其实,真正的问题在于,数字世界已然崛起,而游戏规则却姗姗来迟。我们现在探讨数字世界的新问题、新特点、新规则,既不算早,也不算晚,应当说,恰逢其时。

       第一,数字世界的新特质。数字世界是实体经济和现实社会全面数字化升级而形成线上线下深度融合的新时空。数字世界具有三大特性:数据的流动性、资源的复用性和平台的赋能性。

       数据的流动性说明数字世界开放才有活力。大数据是数字世界的第一要素,像人体的血液,像工业的石油,以海量汇聚,以光速传播。数据的价值在于流动和共享,流水不腐,滋生万物。而且,数据流作为特殊的能量流,和物理世界的能量截然不同。原子弹威力再大,也有作用半径的局限,而数据流则不因距离而衰减。

       资源的复用性说明分享更有价值。数字世界的核心资源是信息、数据和软件,这些资源和物理世界最大区别就是可复用、可再生,也就是资源可以无限提取。土地矿山越用越少,越开采越枯竭;而数据越用越多,越开发越增值。“软件定义世界,数据驱动未来。”通过复用和共享,数据资源从根本上打破稀缺生产要素的制约,具有推动经济包容发展、可持续发展、创新型发展的巨大潜能。
 
       平台的赋能性说明合作才是正道。以互联网为基础的数字平台让万物互联,将社交平台、内容平台与交易体系全面打通,实现线上线下跨场景的云化分享,智慧链接,其本质就是“一针穿千线”,可以无限“开挂”。庞大的网络平台服务于所有链接对象,为每一个节点赋能赋权。滴滴和优步(Uber)是最大的租车平台,却不拥有一辆汽车;阿里巴巴是最大的电商平台,却没有一件库存;脸书(Facebook)是最大的社交平台,用户量已超23亿,但它既不生产内容,也不拥有一家茶馆。

       数字世界的流动性代表开放活力,复用性代表无限分享,赋能性代表广泛合作。三大特性决定了数字世界的三大趋势:平台化、数据化、普惠化。因此,人类需要在数字生态共同体中更加开放、包容、协作,把更多的精力和智慧放在如何创造增量把蛋糕做大,而不是零和博弈存量厮杀。

       第二,数字世界的两大痛点。一是安全概念的过度泛化,可能导致数字世界冷战化、碎片化。安全概念的泛化有四方面因素:安全恐惧、保守政策、信任危机、政治隔离。数字世界的流动性一旦因保护主义而阻断,不仅会失去鲜活的发展动力,而且让已经连为一体的地球村面临分裂之殇。围绕5G安全与标准引发的全球供应链断裂风波,已经让全球IT产业一片错愕。

       二是新技术突飞猛进发展的不确定性,带给人类新威胁、新挑战。新技术发展的主导权成为竞争的新赛道。5G、物联网、人工智能、云计算、区块链等新兴技术的高速发展和应用,一方面为全球经济带来新机遇、新动能,另一方面也触发新风险、新竞赛。新风险源于新技术发展应用本身可能带来的安全问题、社会问题,甚至伦理问题。新竞赛源于世界各国都更加看重新一轮工业革命发展的历史机遇,围绕抢占制高点、争夺主导权展开新赛道,如果仍按丛林法则行事,很可能会导致恶性竞争、单边控制,甚至引发冲突。

       这两个痛点归根结底是发展与安全、竞争与合作的两对矛盾,这两对矛盾在人类社会由来已久,在数字时代更加突出。如何洞见对数字技术的发展与控制、竞争与合作的新走势,共同探寻趋利避害、应对风险、建立规约的方法、路径与行为准则,成为数字时代的重大课题。到底是合作性竞争还是对抗性冷战?爱因斯坦说“不能用制造问题时的同一水平思维来解决问题”,所以,我们需要对数字世界发展规律的哲学思考。

       第三,数字世界的新思维。围绕网络主权问题提出的三视角理论,就是“三视角下网络主权的对立统一”,旨在跳出二元对立平衡在网络世界的国家、国际、国民三重利益诉求的矛盾,构建共建、共享、共治的理论模型,以期实现发展与安全、自由与秩序、开放与包容的和谐统一。这个理论模型经历了从1.0到2.0的过度,再向实践延伸。它的方法论框架核心要义是四个思维:多元思维、分层思维、旋转思维和整体思维。这四个思维是环环相扣、层层递进的逻辑关系(见下图)。

 
       其中,多元思维,就是观察问题切忌从一点出发,一条射线发射后不管,如何能够跳出单点迷思和二元对立,需要建立三视角。三视角可以形成看问题的稳定的三脚架和包容的对话框。分层思维,就是在多元思维的基础上,再利用三角形这个金字塔结构,上尖、下宽,便于分层抓主要矛盾,区别对待(例如,网络主权问题有物理层、应用层和核心层)、分清主次、求同化异,不是铁板一块,不能一概而论。这个世界是多元的也是多层的,不能非此即彼、非零即一、非好即坏,分层思维可以解决问题。旋转思维,就是换位思考,分别以每个视角为三角形的顶点进行旋转,对其利益诉求分层。每个行为体都有核心层,即小三角,需要尊重,不轻易触碰,允许“存异”,同时,各自小三角又要限定在适度范围,任何一方都不能一味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绝对化,须留出小三角之外相互兼容的共享区、求同区。核心区尊重差异,共享区求同共治。整体思维,是在以上三个思维基础上的拓展。任意一个三角形一定对应一个外接圆和内切圆。可以把外接圆看作是三视角三个行为体,涉及事物的差异性、多样性、风险性、不确定性。它的内切圆代表三个行为体的共同利益。在三角形周长不变的前提下,等边三角形的内接圆面积最大,外接圆面积最小,且外接圆圆心落在三角形内,让整个系统具备稳定与和谐性。这说明,各方共处的三角形空间内,每一方都应受到共同利益约束,只有各自让渡部分私权的自由度,才能让各方利益平衡,共享空间才能最大。如果任何一方想把自己小三角的自由度再扩大,从60度扩大到120度,最后到极致180度。那么,这个三角形就回归到一条直线。也就是说,内切圆的面积为零,而外接圆面积最大。这时,这个系统就严重崩溃、失衡,一切化为乌有。因此,任何事情都不要做过头,过犹不及、适得其反。如果说某个国家要是把本国利益优先强调到不适当的程度,不惜一切,以邻为壑,这样损人不利己,还不如守住60度的左右。

       再运用四个思维的三视角方法论,看如何用三视角看大国关系。当前,最需要倡导的就是整体思维。当今,中美关系成为最复杂的双边关系。在中美两个国家关系陷入僵局的时候,如何跳出二元对立找到第三点,至关重要。谁是第三点?第三点怎么找?其实,小到家庭,大到世界,都可以用三视角方法论解决问题。“地球村”就是一个大家庭,如果两个大国之间发生矛盾和对抗,受害的一定不只是两国人民,而是全世界。刘鹤副总理就中美经贸谈判问题答记者问时说过这样一句话,“中美两国贸易谈判不能伤及无辜,不能损害中国人民、美国人民、世界人民的根本利益。”这句话说明,在中美两国陷入僵局时,哪里是共同的归途?这就是人类命运共同体,是最重要的参照系、坐标点和稳定极。

       股市是最好的晴雨表。一年多来,中美贸易战导致全球股票一跌再跌,没有赢家。就连想通过贸易战获取利益的国家,也有上百个农场倒闭和大量农民失业,很多经济指标正在加速衰退。可以看出,中美两国作为两个最大的经济体,不但有很深的依存关系,而且对世界人类命运共同体也承担共同责任。中美和则世界兴,斗则世界乱,破则世界衰。贸易战已经让中美两国乃至世界人民都在承受剧痛。当这个三视角建立后,各方都会权衡利弊,回归理性,重新回到谈判桌找到新的平衡点。一千人眼中可能会有一千个看问题的角度,只要拥抱多元、分层、旋转、整体思维后,就拥有超越二元对立的智慧,就有稳定的基石和解决问题的钥匙。

       第四,数字世界的规则取向。数字世界是个大棋局,需要遵循游戏规则,设定行为边界,才能成局而不破局。要想下好这盘棋,需要格局思维,把安全与发展、竞争与合作两个维度的关系放在一盘棋局中考量。安全与发展实际上是一体两面,是本,二者相辅相成。竞争与合作是数字世界腾飞的左右两翼,是用,需要有机结合。这样,棋盘上就蕴含了一个九宫格,知两端、用全局、守其中,守住中道、本体。“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中间的关键格,是连接四面八方的交汇点,可以被视为公共的生存岛,在这里人们消弭分歧、误解,凝聚共识,回归理性与安定,它代表人类的良知,是稳定棋局的定盘星。

       在安全与发展、竞争与合作这四大核心要素中,竞争是原始的动能,是矛盾的源头,因而,也是最大的变量。良性竞争建立在公平秩序基础上,能够包容合作,促进共生性发展,维护共同安全;一旦陷入排他性、垄断性、对抗性竞争,就会助长极化思维,将伙伴当对手,滋生敌意,回归丛林,让打压、制裁、孤立成为常态,甚至连借口都懒得寻找,直接诉诸对抗。事实证明,这种不计后果的单边主义做法,特立独行,全人类为之侧目,是安全、发展、合作最大的阻力。如果把这种思维带入数字世界,其后果是难以承受的人类悲剧。

       围绕竞争有三个关键词值得关注,就是敬畏、互动、慎用代价。竞争首先是敬畏,敬畏对手、敬畏技术、敬畏人类命运。怀有敬畏之心,才能让竞争在符合理(礼)的规则下节制、克制、知止,不会失礼、失控。互动是竞争中消弭分歧、化解矛盾、防止误判的重要途径。遇到问题一定要换位思考,寻找对话、协商、相互调试底线,避免隔空喊话。慎用代价,意思是数字世界因果循环,代价多方,往往牵一发动全身,附带损伤难以预估。所以,一定要坚持结果导向,权衡利害。如果一言不合,触发舆论乱局,事实上会导致两败俱伤,自食苦果。尤其是大国,就更不能被任性、民粹主义绑架。
对于合作,也有三个关键词,就是信任、纠偏、正向构筑。合作首先是信任,信任是合作的基石。或许很多人认为,信任的成本很大,但是,不信任的成本更高。建立互信才能减少恶意猜忌、减少误判,寻求利益交集。双方都有责任主动创造条件,信任更容易产生,避免落入“薛定谔的猫”悖论。其次是纠偏。事物都有公转、自转,好比地球与太阳,是不能偏离太阳系这个轨道的,要不断纠偏。纠偏经常把对方当作镜子,照见自己的缺失、不足,进而纠偏,主动让合作处于良性循环。最后是正向构筑,正能量构筑要先看事物好的一面,这是编织合作的第一股绳。正能量编在一起可以结成麦穗,负能量编在一起则结成鞭子。强势一方更具有主导作用,应该首先释放善意因子,给出建设性的初始值,带动正向构筑。数字游戏的新规则,也需要负责任的大国率先秉公发力,贡献可靠、可信正能量和初始值。

       最后,有三个问题值得思考,也代表数字世界的未来愿景。科技加速器能否变战争为游戏?创新的行为体是否可以变对手为队友?规则的指南针是否能够变单边为多边?

       数字技术迅猛发展,如果不加以规制地用于战争,人类将无法承受比原子弹还可怕的后果。因此,相信人类一定会做出智慧判断:把战争思维引入数字世界,没有出路。未来,战争要么成为最后选项,要么止于兵器推演,被游戏取代。人类靠高技术和高智慧,将把战争的冲动魔鬼变成自律天使。游戏的另一个含义是人类拥抱和平,让科技生发娱乐功能,变战场为竞技场,剔除血与火,展现力与美;拿掉单色版,选择辩证思维,没有天生的对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都有潜力成为队友;数字世界需要规则,而单边主义只会放大技术双刃剑的负面影响。奉行单边,动则切割,别人失血,自己最终也将失能。越是经济问题泛政治化猖獗,越是保护主义盛行,越是体现多边主义的重要。

       在多边框架下构建数字世界的游戏规则是应该坚持的主流方向和主导逻辑,因为以智能化、网络化、数字化为核心的新一轮工业革命所涉及的科学技术广度、市场应用的复杂性都是空前的,任何一国都不能独自掌握新工业革命产业体系、供应链、价值链创新体系的全部环节,各国只有在多边框架下协调竞争政策,才能有效应对新技术革命可能带来的威胁与挑战以及社会和伦理问题。如果有国家试图凭借已经形成的垄断性技术优势,独占数字世界利益,那就是对科技多元化发展趋势和全球治理体系中多边主义力量的误判。

       数字世界变化升级的速率远超物理世界,规则永远滞后于日新月异的变化,但是,创造数字世界的毕竟是人,新问题新挑战越多,越要求及早设定规则,提供导流槽和控制阀,让数字世界成为生态优良、和谐有序的生存空间,从而更好地造福整个人类。现在的误解、误判恰恰源于沟通不畅,沟通不畅就会陷入恶意的猜忌。
 
作者:观潮网络空间论坛主席、国家创新与发展战略研究会副会长  郝叶力
(本文刊登于《中国信息安全》杂志2019年第9期)

关于协会 |网站地图|联系我们

Copyright ©广州市信息网络安全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

电话:020-83113010 传真:020-83609489 E-mail:gzcinsa@163.com 粤ICP备18048891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1499号 Designed by Wanhu